福德正神官方网站官网 打捞南京涌动的文学力量

(2019-12-21 13:53)

  “一直不知道忆明珠老师竟与我比邻而居。”“王德安先生与我交往快有三十年了。”“南京,请记住诗人冯亦同。”随同忆明珠、冯亦同这些名家一起,一个丰饶而生动的南京文学世界,通过作家王慧骐的新作《青色马文存》被呈现出来;这座城市30多年来涌动的那些文学力量也在这部私人记忆中被一一记录。

  上世纪八十年代声名鹊起

  《青色马文存》收录作者近著《烟火》《望乡》《拾穗集》等三部散文、随笔集。书名源于作家名字中的“骐”,意为青黑色的马。

  其中,《烟火》关注并反映社会底层各色人等的生活情状,《望乡》则主要写亲情,记述了个人生命中一些重要节点上的人和事,留下特定时代有着个人印记的情感档案。

  王慧骐20岁就开始发表作品,24岁出版了第一本书,即儿童诗集《茧花花》。上世纪80年代,是世人眼里文学经典迭出的“黄金时代”,作为高考恢复后的首届大学生,王慧骐就声名鹊起。

  1979年春夏之交,江苏省作家协会在无锡举行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次全省青年作家(作者)座谈会,还在扬州师院中文系读大二的王慧骐位列其中。王慧骐告诉记者,当时江苏众多老作家,包括方之、高晓声、陆文夫、顾尔谭、海笑、艾煊等不但参会,还做了报告和讲座。会议期间,受南京《青春》杂志的约稿,王慧骐后来发表《新诗创作如何突破》一稿,“由于发表时文章末尾标注有我的学习单位,因此收到全国各地多封读者来信,与我探讨诗歌写作的有关问题。”

  此后,由于对散文诗的创作比较投入,发表了较多作品,王慧骐引起时任中国散文诗学会会长柯蓝的关注,并被柯蓝邀请到南京参加和组建中国散文诗学会江苏分会。当时,这个分会的核心人物有丁芒、曾传炬、叶庆瑞,等等。

  著名评论家汪政说,在他年轻的时候,王慧骐、夏坚勇这些名字都是如雷贯耳,当他还在读中学时,这批人已经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了。“正是这批慧心早发的文学人,不甘文学的寂寞和荒芜,在贫瘠的土地上开始了耕耘,为下一代人的文学启蒙开辟了先路。”

  同样毕业于扬州师院中文系的作家祁智回忆,当他对写作还是一片懵懂时,他作为小学弟,就经常与王慧骐在一起谈论文学,那个热气腾腾的场面让他至今难忘。

  亲历南京文学风起云涌30年

  1987年,王慧骐调到南京。时光荏苒,由于工作不是当编辑,就是办杂志,或干出版,挟着勇猛创作劲头步入文坛的王慧骐,把更多精力用于为他人作嫁衣上,发现和扶植更多年轻作者。

  可以说,王慧骐亲历、见证了南京文学风起云涌的30年。

  在文坛崭露头角的马铃薯兄弟、洪烛等,都曾在其任职的《风流一代》杂志上发表他们的重要作品,包括王晓明所写并获奖的一篇大特写《1988:南京大炎热》。

  王慧骐后来主编《东方明星》时,叶兆言的专栏“兆言专卖店”开了三年,叶兆言写南京,写南京人的一些文章,都首发于该杂志。王慧骐印象最深的是,夏天时,叶兆言用电脑写好稿子,穿双拖鞋就到他办公室送稿子,两个人再侃一阵大山。

  他写比邻而居却不知的忆明珠。上世纪70年代,他和几个工人诗作者因一本诗集与忆明珠有过几次谋面,“他谈吐风趣且别开生面,给你说的是诗,却让你想到诗以外的很多东西。”几十年后,再次见到忆明珠,老人饶有兴致地拉他看自己的一些画作,笑着说,人越来越老了,画越画越小了。

  他写与王德安的交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便在金陵诗坛颇负盛名的工人诗人王德安,后来扎在古陶瓷探寻和研究中。

  他写先后担任过南京博物院副院长、南京中国近代史遗址博物馆副馆长的金实秋,常常为其策划的一些别致而独特的选题拍案叫绝。

  诗人冯亦同描写和讴歌南京的作品占了相当比重,王慧骐饱含深情地写下《南京,请记住诗人冯亦同》。同样出于对南京这座生活多年城市的深爱,他郑重介绍了冯亦同撰写《和平宣言》的情况和细节。

  打捞“文学之都”的多个侧面

  除了一大批驰骋文坛的名家,王慧骐接触到大量爱好文学的普通作者。他们因文学、因工作结识的关系一直延续至生活中,甚至嵌入彼此后来的生命之中。在《青色马文存》里,王慧骐将很大一部分笔墨给了他们。

  在其叙述中,南京另外一个文学生态圈被呈现出来,这个文学圈没有大红大紫的名家,却集聚了一批对文学保持热爱的文学人士。在王慧骐看来,“他们不博名,不谋利,只在文字中找取共鸣和温暖。”

  随着南京入选“世界文学之都”,这批人在南京文学中的分量和贡献正被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所认识。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于奎潮说,南京获得“世界文学之都”称号,这份荣耀不仅属于南京所产生的经典和名家,还应包括那些探索中的文学力量,“所有这一切,才构成文学之都的多个侧面,构成其活力与真实的动人之处。”

  在南京文学史上,文讲所是重要的一章,它寄托着上世纪80年代南京文学青年的憧憬和努力。当时的南京文讲所由南京大学教授程千帆任所长,经常上课的老师则有俞律、池澄、冯亦同等。王慧骐调到南京后不久,也被介绍到一个类似的诗歌学习班进行授课,前来听课的都是一些在南京企事业单位工作的青年诗歌爱好者,“每个星期天上两节课,前后有两三个月时间。”

  王慧骐告诉记者,当时的他们真是发自内心地喜欢和热爱诗歌,可以为学诗、写诗牺牲一些现在看来很重要的东西,而诗歌也像一根纽带把这帮同学联结了三十多年。

  自那届诗歌班后,他们自发组织了一个叫“脚印”的诗社,定期凑在一起切磋诗作,在人生的漫漫岁月中,他们相继成家生子,但依然会时不时地相约登山、踏青,碰上谁过生日了,大家送的生日蛋糕里一定藏着一首同学相赠的小诗。

  他们被称为“普通文学爱好者”。

  为时代存史,为无名者立传。在汪政看来,虽然王慧骐在创作上最后没有爆得大名,没有获得这奖那奖,但王慧骐这代写作者的可敬之处在于,他们比后来人付出了更多的心血,因而不能忽略他们对江苏文学的贡献。因为一个时代的文学,不仅有名家巨著,更有那些与文学中心相距甚远者默默的耕耘、播种。汪政说:“如果没有他们的启蒙、培植和引领,江苏就不可能拥有如此丰厚的文学土壤和如此庞大的文学人口。”

来源:南京日报 | 王峰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